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中央社好樣的 封殺茉莉花新聞

馬政府治下的中央通訊社真是好樣的,果然在過濾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相關新聞。

中國網民號召20日在中國13個大城市發起茉莉花革命,當局如臨大敵,嚴控並逮捕異議人士。當天下午,上海著名的上訪人士談蘭英下午出門後失蹤,她兒子懷疑是被當局帶走。中央社駐上海記者康世人21日上午以電話訪問,發了這則新聞,順利刊登出來。

由於中央社目前重視影音新聞,據了解,下午康世人又前去當面訪問談蘭英之子,拍攝影音,並有一家台灣電視台的記者一同訪問。談蘭英之子這次講了更多,包括19日晚間就有警署等人員來家裡警告他母親第二天不可出門,以及20日他目睹母親溜出門後就從此失去音訊的詳情。

但中央社後來沒有發出這則新聞,文字和影音都沒有。

為什麼?我22日上午打電話向中央社總編輯呂志翔請問說法,私下相熟的他OFFICIALLY請我去問該社發言人、人事室主任吳素柔。我在中午12點打給吳,她客氣地表示了解後將會回電;我也提醒,呂已完全明瞭我來意,把答案透過「程序」轉回來應該不用太久,希望快一點。但截至下午3點,仍然沒有回音。

我不曉得他們昨天自己決定的事今天喬個說法要喬多久,還是個新聞機構呢。那我就不無謂等下去了。[同日19:00追加:中央社的正式回應請見底下第一則留言。」

這案子當然不是特例,當前中央社高層以特定政治考量控制新聞,惡行惡狀罄竹難書。光說可能讓北京受窘的新聞事件,也還有精采的。

去年10月8日,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劉曉波獲和平獎,這是世界頭等大事。14日,中國外交部舉行例行記者會,中央社當時的大陸新聞中心主任張聲肇原已指示駐北京特派記者提問有關官方通知劉曉波本人此事的過程,但社內高層獲知後,卻下令記者就別問這問題了。

至於康世人21日上午的稿件為何順利發出?據我所了解的中央社內部情形,很可能是因為職司政治審查的長官還沒上工,第一線編輯基於新聞職責,很自然就發出去了。

這種事,我自己駐日內瓦時也有親身經歷:一則稿子被壓了一個月,原因大家心知肚明,長官就是不證實是政治問題。結果我故意再寫一次,利用時差,在歐洲晚間、台北半夜發回,只有少數值夜同仁核稿,才突圍成功。這個(跟更多)故事慢慢再講。

中央社花費納稅人大筆銀錢,裡面卻有個小警總在阻撓記者盡責發稿,真是豈有此理到了極點。這就是各位養的國家通訊社。

20 則留言:

周盈成 JOU Ying-Cheng 提到...

中央社發言人吳素柔在下午5點半左右回電給我,作了簡短的回覆,大意是先感謝對於中央社新聞的關心,關於當則新聞,21日上午所發的文稿已經作了完整的報導,影音部分,則已製播了「拔除茉莉花 上海公安戒備」這則報導,中央社的新聞處理有其專業考量。

大家先參考,我會稍後評論這回應。

周盈成 JOU Ying-Cheng 提到...

來評論中央社的上述回應。

首先,中央社對於我這個體戶這樣鄭重客氣地回覆,我真的是滿肯定欣賞的。我想這是因為重視網路的力量,不是我個人。

至於回覆的內容,當然了,當然是「專業考量」,難道你期待他們回答「為考量兩岸和諧及避免政府困擾」嗎?

如果依中央社的回覆,那就是說,稿子只要有一則相關的處理到就好了。中央社勞苦功高的同仁們!這真是福音哪!以後重大新聞,長官們不會再追著你們要第二則、第三則,一則就打死了。(嗯,讓我們來看看今天的經合會有幾則花絮,「南方莊園牛肉麵 鄭立中難忘」、「高鄭場外尬泳技 姜增偉愛安靜」、「經合會現場風大 代表忙穿衣」...。)

我已經說了,康世人21日上午第一則訪問談蘭英之子的文稿,是在長官不在時發出去的。至於吳素柔所提那則20日拍攝、21日晚間播出的影音新聞,裡面根本還沒有談蘭英事件。

中央社特派員我當過,影音小組我也待過,我是曉得的。中央社的「全球視野」網路頻道自己製播是一回事;當特派員傳影音進來,有政治敏感度的,須先請示高層,其他的則要迅速提供給電視台客戶。那談蘭英這則有傳給電視台嗎?沒有。

如果中央社以為茉莉花革命的新聞既非一字不見,就能表示該社不存在政治審查,那顯然是太小看了閱聽人的智慧。其實如果他們真敢一字不見,那是需要更大勇氣吧?咱們就再多爆幾案,看看該社能不能都用「專業考量」混過去。

Chauyi Lin 提到...

盈成的質疑相當合理。當天全世界各媒體除了專注北非利比亞、中東貝林外,就以中國茉莉花能不能革命起來最受關注。
甚至說,合理來講,朝野政黨、政府相關部會如何注意此事也都是該被報導的對象,但是21日當天似乎沒有看到中央社有處理這些新聞。

Doc. 提到...

連台灣的中央社都香港化,如何使人不聯想政府自我矮化為區,區長呢?

pfge 提到...

有蘭英之子訪問帶嗎? 網上就可以傳遞

周盈成 JOU Ying-Cheng 提到...

Chauyi:
確實。中央社在中國相關新聞的處理上,自我審查很嚴重,傾向很扭曲。兩岸接觸就充滿花絮,一副其樂融融模樣。倒是劉曉波獲和平獎跟中國茉莉花革命,舉世都寄予最高關注,反而台灣,台灣耶!就那麼嫌記者多發一兩則?

Doc.:
喔不,港媒比中央社還帶種。

pfge:
被中央社河蟹掉的這段新聞帶,會不會有機會上傳,我現在不曉得。據我所知,這段訪問雖是重要新聞,但也沒勁爆到揭發了什麼天大秘密。這才好笑,中央社總編輯是不是也介意得過頭了?


另外要指出,並不是凡編輯增刪改丟記者的稿就叫censorship,也不是凡編採上級指示下級就叫不當干預。所以,一方面我不贊成這種指控被濫用。同時,也要反對媒體高層以「總編輯本來就有決定權責」、「這是專業考量」來輕鬆合理化其一切作為。那麼,要如何判斷呢?是不容易。歡迎大家共同探討,我也會再寫。

yobo 提到...

以前覺得中央社很中立,但最近看中央社的新聞,發現他越來越像中央日報,成為黨的機器,不但對外行美化宣傳之實,對內則進行整肅異己的惡行,花人民的納稅錢,卻把媒體當成一黨之私的武器,踐踏了中央社長期建立的好名聲,是時候,該讓其他的國際通訊社,瞭解這件事情了。

昌德 提到...

非常重要的訊息。盈成,請問這資訊可讓新聞系課堂上的學生看嗎?劉昌德(政大新聞系)

周盈成 JOU Ying-Cheng 提到...

yobo:
台灣新聞自由在國際上的評價,早給這批人搞得愈來愈低落了,外媒也不是沒注意到。事情再多再大一些,我想它們會再報導吧。

昌德:
當然好呀,謝謝。已寫在這的東西就請用,如果還有其他需要請E-mail給我。

布魯斯桂 提到...

看來同樣是政府媒體
本身宗旨為「對匪廣播」的中央廣播電台,相關新聞就頗為完整

http://news.rti.org.tw/index_search.aspx?&p=2&Searched=1

taike 提到...

拜金馬黨上台之賜,中央社這兩三年來潮台灣媒體弱智化、低俗化、瑣屑化以及內視肚臍化又強化了不少,這真非台灣之福。

僅以排擠優秀記者而言,最近連續走了駐德國的林育立、駐北京的劉正慶、駐日內瓦的周盈成、駐紐約的黃兆平......現在,連國內最優秀的英文記者叫jenny的聽說也待不下去,馬上要走人了。向來表現優異的駐日特派楊明珠、甚至連老一輩得過獎、向來謹守專業、名聲不錯的返國特派員也紛紛求去,而所謂受提拔重用的,盡皆非專業或領導見長之輩,譬如叫毫無國外新聞背景、英文程度不如屬下的人當國外新中部門主管,等等等等,央社到底在幹甚麼?聽說應和了中共一個最避諱的名詞--瞎折騰。

網路上早就流傳,中央社當今當權者是毛澤東的信徒,自稱崇拜毛不算,還要部屬多研究毛語錄,才能打天下’開創業務。中央社是國營的國家通訊社,如今卻淪為到當旺報英文網路報的外包工,把自己專業的新聞人才當作匪外圍報的腦力勞工,請問對這些當年考進中央社抱著為國效勞的正牌新聞從業員當做甚麼?當初反對這項政策的國外新聞部門主管,聽說也因此被外調’下放到老遠去,少在家煩人,唉。

幸好我們這個社會還有周盈成、劉昌德’布魯斯桂
’yobo等對真相、對輕重緩急、對新聞界運作實況有興趣也關心的從業員或學界人士,敢對中央社的現狀提出檢視與建議,否則台灣新聞界的前途真不堪設想。新聞業是民主國家的第四權,沒有新聞業當政府體制的吹哨人,那台灣這種亂民主,還真不知要亂/爛到何時!

應宗 提到...

檢視馬政府,嚴然已成中共附庸下的兒皇帝,把台灣奮鬥一甲子的民主成果在馬嬰韭的復僻欺壓本土台灣諂媚中共,中央社無視身為媒體社會的公器,奉馬糞為圭臬,連馬屁都寫成陳香!國民黨哀哉!

周盈成 JOU Ying-Cheng 提到...

謝謝布魯斯桂、taike、應宗的留言,公營媒體需要大家共同監督。

跟一些前同事聊,不免老是碰觸到這個主題:對於國家通訊社的墮落,在裡面的記者、編輯,有什麼樣的責任?他們應該反抗嗎?或者就像最熟悉的說法,大家都是為了顧一口飯,因此只能默默配合長官?如果他們其中的一些人也不滿現狀,而且感到工作尊嚴受損,那他們能做些什麼?還是只能期待外界(who?)來對中央社形成壓力?

不知大家怎麼看,活在當今台灣,真的有那麼無奈嗎?

匿名 提到...

我支持你

taike 提到...

這篇主題已被新頭殼網路媒體、自由時報等主流媒體跟進報導,可見台灣關心公共媒體走向與現況的人還不少。較可惜的是,分派國家資源的立法院和所謂主管機構如新聞局、NCC等,對中央社和公視裡面的亂象總是視而不見或見而無能處理,這兩家公有媒體的工會又軟弱無力──從業人員本身不尊重本身專業尊嚴的結果。不論如何,周盈成先生肯對中央社的專業執行情況提出內行人的觀察與建議,顯示這個社會還是有希望。

匿名 提到...

大家加油!各位的辛苦與用心不會付諸流水的。至少──我─支─持─你─們!

匿名 提到...

國外新聞,尤其是海外採訪網,向是中央社的強項。但據中央社員工指出,近兩年來,該社已先後關閉了紐約、羅馬、日內瓦、巴拿馬、南非 (約堡) 、特拉維夫(以色列) 辦事處,同時裁減駐華府及香港採訪人力,以至海外新聞採訪量大幅縮水。

更有甚者,以外擔任國外新聞中心主任者,皆須有外派經驗,中英文俱佳,向無例外。但過去一年內,主任竟然三易其人,平均任期四至五個月。現任的谷姓副總編兼國外中心主任一無海外工作經驗,英文更是普通。 有該中心社員工戲稱,稍有難度的外電,「主任可能看不懂。」 這可能就是該社社長陳申青所揭櫫的「人不對,事情仍可做對」的違反邏輯及經驗法則的「陳氏改革」。無怪乎中央社人才大量流失,新聞品質江河日下。

馬英九總統近日指示政府部門,根據憲法,宜稱對岸為中國大陸或大陸而不稱中國。但中央社早在此前便將該社有悠久歷史的兩岸新聞中心消減,併入國外新聞中心。似乎是該社還在執行前朝政府的一邊一國政策,將中國大陸視為外國。

周盈成 JOU Ying-Cheng 提到...

中央社裡的員工,對於當前這個領導班子之新聞專業素質如何,親身體驗太深太多了。在此提醒新聞界和關心媒體的人們注意以下名字,好好觀察:

中央社現任社長陳申青、前任總編輯宋自強、現任總編輯呂志翔、副總編輯兼國外及兩岸新聞中心主任谷澄。

匿名 提到...

大家一方面觀察現階段中央社主管的作為,另一方面也可觀察該社被統治階層的作為。最新動態是,優秀甚至優等考績員工紛紛離去:
前駐華府特派員、國外新聞中心主任、現任外文新聞中心副主任陳正杰;外文中心採訪組長王思捷;前總編輯、現任國外中心主任編譯賴秀如;前駐德國特派員林育立;前駐南非、北京記者劉正慶;新人麥育偉等等。
中央社果真成為文革時代的中國,劣幣驅逐良幣的土匪樂園?

taike 提到...

另一位值得觀察其動向的資深專業且負責認真的中央社員工是曾任兩岸新聞中心主任、現任主任編輯的黃季寬,聽說最近被整的很累很煩很鬱卒,想調部門,但根據上級估計他一人的戰力就佔中央社大陸新聞這一塊的一半,只好盡量壓榨他的剩餘價值,不尊重他想調部門的意願,要他好好待在原部門聽任新貴主管的指揮調度與富士康式的壓榨。